歡迎訪問孝感市總工會官方網站! 今天是:
當前位置: 首頁 » 維權案例 »

老板要求工會維權、農民工要求工會解難

發表日期:2014-04-07   來源:本站   被閱讀[]次

 () 200311月,18歲的李某從農村到商貿公司當搬運工。2007324日,李某隨車送貨時與一輛重型貨車碰撞,貨車司機受重傷,李某受輕傷。經交通管理部門判定重型貨車違規負全責。公司為職工辦理了保險,在理賠時受重傷的司機賠的多,李某獲賠5000元。理賠款到手,得需要三至六個月時間。這期間,李某認為公司偏向貨車司機,而且自己至今還沒有拿到錢,是公司不想賠償經濟損失。雖然公司人事部門經理多次向李某解釋,但沒有效果。當年7月初,李某寫了辭職報告,經批準離開公司后開了一個早點店,經營一個月后因虧損又要求回公司上班。8月初,經批準李某到公司上班,仍然當搬運工。當年11月底的一天晚上,李某和幾個工友一起路經一火車道口時,看到飛馳而來的火車,他鉆進火車道口欄桿時被火車撞倒。幾個工友驚呆了,緊急剎車的火車也因慣性停在較遠的鐵道上。工友們將渾身是血的李某送到醫院搶救。經過手術,李某的左臂、左手膀打了鋼釘;左臂神經功能喪失,左手膀無法抬起;左手畸型只能左右搖擺,不能上下翻動;左腳粉碎性骨折,上鋼板固定。經過住院4個多月治療出院回鄉在家養傷,并做繼續恢復性的治療。 在李某住院期間,老板送去了醫療費3.2萬元。2008320日,李某出院回家時,老板派人給李某送來了后期治療費2.8萬元。一年多來,李某按照醫院的要求繼續進行治療,左臂、左手膀、左腳等處的病癥有了很大的緩解。 20096月下旬,李某到醫院復查。醫生告訴他,要取下體內的鋼釘。李某問:"需要多少手術費?"醫生說:"大約23萬元。李某一聽急了。老板給的2.8萬元治療費已用光,家庭生活十分困難,哪來的錢動手術取體內的鋼釘呢。他想到了找公司老板要錢。于是,從農村來到公司找老板。公司人事部經理接待了他,聽了他的要求后說:"20073月發生交通事故時,責任方賠償的5000元早已給你。你撞火車造成左臂、左手膀受傷,公司本可以不管,但出于人道主義已為你治傷花了6萬元,公司不可能再給錢。李某聽后不回答,只是一個勁地要求公司給錢,哪怕是找公司借錢,也要取出體內的鋼釘。 此后,李某天天到公司要錢。一次,看到老板的車就欄在前面不讓走。老板認為,李某的行為影響了公司經營和工作。 當老板接到了區總工會勞動爭議調解中心來電話,協商解決李某的問題,便脫口而出:"要求工會維權。李某因多次找公司要錢沒有結果,也來到區總工會勞動爭議調解中心要求解難。

(二)20091020日,全國總工會副主席喬傳秀,在省委常委、省總工會主席張昌爾的陪同下,來到青山區總工會困難職工調解中心視察。張昌爾介紹說:"這里勞動爭議調解中心的結案率達到了85%以上,是很不錯的,起到了維護農民工合法權益,穩定社會的作用。"當喬傳秀一行走進農民工維權接待室,看到了勞動爭議調解員孫文浩正在接待李某。喬傳秀親切地詢問他受傷的情況,安慰他說:"農民工有困難找工會。你要聽他們調解,相信工會幫助你解決問題。"并鼓勵他,樹立信心,戰勝困難、好好生活。 區總工會十分重視李某反映的情況,組織力量進行了調查搞清情況后,感到他的問題有些特殊:找鐵路方面解決李某的醫療費吧,從本人寫的和調查得到的材料看,是他本人鉆進欄桿與飛馳的火車相碰撞;找公司吧,是在下班時間發生的事,與公司沒有關系,再說,李某撞傷后,公司已經付了住院費和后續醫藥費。但李某的確無錢做手術取出體內的鋼丁。區總工會常務副主席徐春姣想,對李某的事,一方面要與本人講清道理,另一方面農民工有困難,工會應當盡力幫助。 1022日,調解中心調查員熱情地接待李某,聽他講完的情況后,告訴他,我們必須依法辦事。你撞傷的問題與公司沒有關系,公司為你治傷已花費了不少錢。我們現在做的工作是幫助你解決困難。 李某認為,調解員的話十分忠懇和體賠人,便一再表示,請求工會幫助我。 區總工會領導和調解人員先后8次找公司領導協調處理李某的問題。前幾次,公司人事部經理說,李某的第二次受傷的事,與公司沒有關系,但公司從人道主義出發,還是為他治傷花了不少的錢。現在再要公司拿來錢,不好辦。更耽心"藕斷絲不斷",今后只要有事找來了。還說,我們不愿意與李某協商,只與區總工會打交道。 鑒于公司不愿意直接與李某坐下來一起協商的情況,調解中心決定當橋梁,每次與與公司協商后再去做李某的工作。一次,向李某及其父親李父說明了公司耽心"藕斷絲不斷"。李父父子寫下了:"我們鄭重承諾,無論手術后的結果是什么,將自行承擔責任和后果,不會再找青山區總工會和公司。又經過幾次協商,公司終于答應給2.6萬元,作為慈善款供李某做手術。

(三)李某于9月下旬來漢就在青山打工的同學哪里住,調解中心工作人員聽他說沒有換洗的衣服和被子時,從"愛心超市"內挑選了三件衣服和二床新被子、墊絮送給他。隨著天氣漸漸寒冷和其父親從農村來漢,工作人員又從"愛心超市"里,挑選了11件棉衣等衣服和三床被子送給他父子倆。并送去了慰問金,以解決父子的生活問題。 當調解成功,區總工會拿到公司錢后,徐春姣到市九醫院找到彭立華院長,說明李某家庭生活困難情況,彭立華當即表示減免部分費用。 將李某體內的鋼釘拔出來的手術十分復雜,徐春姣與彭立華商量,請協和醫院的教授來做手術。1223日,區總工會領導和調解中心工作人員到手術室守候,并派專人24小時護理李某。直到教授說,手術很成功。區總工會領導和工作人員才放心。 2010年元月7日,徐春姣來到病房看到李某吃的不豐富,想到做手術后應補身體,便從自己荷包里掏出100元,對李父說,你拿去為兒子買點營養品,補補身體吧。李父頓時熱淚盈眶地說:"感謝工會,工會真比我的親人還親。"李某流著熱淚,咽咽地說:"工會使我獲得了第二次生命,我身體好后一定要回報社會。

上一篇:云夢縣總工會助46名農民工追討工資 下一篇:孝感市云夢縣總工會異地維權紀實
即可免费领取单双中特